周总理与西汉透光镜



  • 【周总理与西汉透光镜】上海博物馆青铜展厅里有一件很特殊的文物——西汉“见日之光”镜。铜镜直径7.4厘米,重约50克。这面铜镜神奇之处就在于当有强光或聚光照射在镜面上,它就可以把镜子背面的花纹通过镜面的反射,投影到墙壁上,而在投影上,镜背的花纹、纽座上的孔洞甚至铭文都清晰可见。它的背面有八字铭文:见日之光,天下大明,所以这面镜子也被叫做“见日之光”透光镜。
    关于这种“透光镜”,很多古代典籍中都有记载。唐代的《古镜记》中说:“承日照之,则背上文画,墨入影内,纤毫无失。”而“透光”这种说法也正是从唐代开始流传的,古人一直把这种铜镜视为“神物”,但奇怪的是,到了宋朝时,人们已经完全不知这种镜子的制作原理,而制作方法就此失传。元代的吾丘衍、明代的何孟春、清代的郑复光等人,都对透光镜做过描述和探索,但具体的制作原理则依旧不甚明了。
    1969年夏天的一个下午,上海博物馆老馆(现中汇大厦)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,周恩来总理。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马承源先生回忆说,我们把最精彩的文物搬出来请总理欣赏,其中有透光镜。当把透光镜介绍给总理时,总理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。他亲自把这个透光镜拿到窗口处利用阳光照射反复观察。总理还对透光镜的原理做了种种推想,最后他说,这个你们以后要好好地做工作,把这个道理搞清楚。
    于是关于透光镜的研究正式启动。经过几年的努力后,上海博物馆和上海交通大学的一批学者,终于弄明白了透光镜的原理:透光镜的边缘宽厚,镜背有凸起的纹饰和铭文,而镜体极薄,差不多只有1毫米,镜面微微向上凸起,在铸造过程中,因为厚薄不均匀,造成铜镜产生铸造应力,并且在磨镜时发生弹性变形,所以厚处曲率小,薄处曲率大。因差异十分小,仅几微米,肉眼根本没有办法察觉。曲率的差异与纹饰相对应,当光线照射到镜面时,曲率较大的地方反射光比较分散,投影就较暗;曲率较小的地方反射光比较集中,投影就比较亮。所以,我们能从反射图像中看到有较亮的字迹花纹显现出来。这些是镜背面的图像,而从表面看来,铜镜好像真的能“透光”。[奥特曼]


Log in to reply
 

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。 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公众号。Scan the QR code and add WeChat.

  微信公众号:湾区乐生活

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长沙、珠海、佛山、汕头、东莞、中山、外贸、留学生

招聘、租房微信群

QQ群:湾区乐生活